罗振宇跨年:盘点2016已经起飞的5只黑天鹅

阅读:
囧友:wlq888


  (原标题:2016年已经起飞的5只黑天鹅,都在罗振宇这份跨年全文里)

  2016年发生了太多太多这样的神转折,以为不会发生的,居然就发生了;以为是一场灾难的,就这么轻松能躲过;以为绝对绝对不会发生的,它还是像一只靴子一样掉落了下来。更要命的是,我们不知道2016年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到最后到底是好是坏,一片混沌。

  特别感谢1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我的同事告诉我,今天来到现场的有2/3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我其实知道,你们哪里是来听什么的,你们无非是在时间的长河当中给自己找一个时间的标识,这是你们独特的跨年的方式。你们仅仅拥有这种对时间的能力,就足以让你们比其他人更早也更地跨进2017。感谢大家!

  2016年有所谓的三大黑天鹅事件,首先3月15日,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然后紧接着,6月24日,英国举行全民,决定脱出欧盟,很多人完全没有料到。再紧接着,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号称是2016年的三大黑天鹅事件。

  特朗普当选真的是意外,据说他获胜是第一个被主流抛弃还能获胜的美国总统,他是第一个被自己的所有大佬英抛弃还能够获胜的美国总统。他是第一个竞选资金大幅落后且没有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电视广告宣传还能获胜的美国总统。他是一个被所有主流民调几乎都预测失败而且还获胜的美国总统。他也是一个几乎被所有的娱乐明星还能获胜的美国总统。当然还有人说,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和女人吵架获胜的男人。这就是2016年的典型事件,大量的事情,我们现在都不用再细数,它的特征就是一只靴子掉下来了,另外一只靴子呢?有没有?掉不掉?什么时候掉?以什么方式掉?掉下来之后它到底是好是坏?一概不知。

  我们就不去说那些大事了,我们就说我们在场的所有创业者关心的那些事情。春节回来,到了5月初,有“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告诉我们中国经济将且走出一个“L”型。这个“权威人士”有多权威,你懂的。那你说,中国经济就不好了吗?有的人好得很。我们就拿今年“双十一”来说,11月11号,马云那一天挣了多少钱?1207亿总成交量。同样一天,另外一个姓马的,马化腾给他所有员工发了价值6万港币的股票。你说是都不好吗?都“L”型吗?怎么他们家就好呢?

  从市场细分来看,很多产业2016年都不好。比如说方便面、啤酒。啤酒2016年据说销量下滑,多大?可以填满1000个标准游泳池那么多的啤酒,下滑。那么为什么呢?这是中国经济不行了吗?有人说不对,他们只是不吃方便面、不喝啤酒而已,他们去吃更高级的东西、喝更好的东西了,所以这是中国在消费升级,那你说消费升级了吧,奢侈品一如既往的不好。

  你说奢侈品不好吧,有一位经济学家曹远征,今年我听了他一个报告,他说好得很啊,农民兄弟有钱了,所以今年家具产业,就是桌子板凳一些东西卖得贼好,农民家里要换高档家具,它又在起来。

  一方面有人说关店潮,我们都听说,在12月初,上海人满怀那种依依不舍的心情,送别了淮海上的太平洋百货。与此同时我们听到百丽、美特斯邦威、班尼这些大牌子纷纷关店,而且一关就是上千家。

  但是我们又听说很多小的超市纷纷在开店,而且一开他们的计划也是上千家,一方面很多人说手机行业没机会了,但是另外一方面,国产手机有的牌子好得很啊,那真叫是不差钱啊,居然还有赞助跨年的。

  一方面,智能硬件今年创业界有一个共识,说全部踏空。但是话别说早了,有一个大疆无人机,据说今年就很好,那你说是不好,还是方法错了?是行业不好,还是人不对?这事儿真的说不清。我们再来看钱的情况。

  今年有两个词,在我耳朵边上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有人喊资本寒冬,有人喊资产荒。别看这两个词,它们的意思完全不一样,所谓资本寒冬是指创业者抱好项目,他就生找不着钱。

  所谓的资产荒,是指钱抱着,差就生找不到好项目,他们俩的命怎么就这么悲摧呢?到底哪句是真话呢?我都听得到。

  今年很多投资人都在发声,比如说滴滴原来的投资人叫,他在真格基金的一次会议上,那真是掏心掏肺的喊,大伙儿去挣钱,去挣每一块钱,到了挣钱的时候了。特别感谢的提醒,因为一家不挣钱的公司的价值,在2016年它的价值正在迅速衰减。现在有的投资人已经面对创业者怒吼,少废话,别跟我说什么日活月活,我就问你怎么活,没钱你怎么活?但是与此同时也有创业者喊出这样的声音,比如说摩拜单车的创始人王晓峰,他今年可能是说漏嘴了吧,反正说了几句真话,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我要是能挣到钱,我凭什么找你们投资人啊,我傻吗?我带钱跟你们一起分?你们投资人的就是在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能挣钱的时候,把跑道给我们垫上让我们起飞,这是我们协作的前提啊。我觉得王晓峰是这个,因为今年当红炸子鸡的创业者真的不多,只有他有胆气对投资人喊出这样的声音,我代表创业者谢谢他。

  再来看资产。2016年房价涨得那真狠啊!我已经特别犹豫,说我几年前做出来的把房子卖掉的那个决策还对不对?2015年跨年,我请段毅来做发愿者,当时他说了一句大话,说2016年我要为一千万买房人做服务,当时就在水立方的这个在讲。说实话,我不怎么信。但是前几天我给他打电话,我说你完成了吗,我又要做跨年,总得给你还个愿吧。说完成了,一千万人。我心里就有数了,一方面是段毅的房多多干得好,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国的房价涨得真狠。

  狠到什么程度?今年有一个新闻,说有一家上市公司经营得一塌糊涂,马上就要退市了,结果卖了的两套学区房,保住壳了。你这上哪儿去?那我们就迷糊了,到底哪个泡沫大啊?是楼市泡沫大吗?还是股市泡沫大吗?如果说楼市泡沫大,它凭什么要把两套房卖掉就能保住壳呢?要知道中国近一半的上市公司,他们一年的利润还不够买北上广深的一套学区房呢。但是把他们的股票只要卖掉百分之一,就可以卖好几套啊,那你说哪个泡沫大?这个时候,投资人阎焱又出来说了一句话,说楼市股市那叫什么泡沫?现在创业公司的估值泡沫才叫大。所以哪个泡沫大?又是说不清楚。

  我们再来看人。其实我最关心的是人。进入12月的时候,我的跨年的稿子就得写词了嘛,我经常写词的空闲时间,我就问问旁边的人,我说乐视是倒还是不倒啊?这倒了,它就是大事啊,我跨年就得讲啊,这还不倒?当然我盼着它不倒啊!你看,人的命运也是一片混沌。

  还有一个人,去年我在水立方跨年,我挺他,我说他一定会赢,他不会输的。过程当中我就在想,王老师,能给我来个痛快的吗?没有,人家现在还是万科的董事长。

  很多事情真的是看不清楚。2016年最大的特点就是靴子在天空飞舞,它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今天看见屏幕上给出的这些事件,简直就是恍如隔日,又恍如隔世。很多人因为宏观不确定,感到茫然失措,但是有一类人绝对不会,那就是我们的创业者。创业者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叫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叫正在尝试的方法。这两个东西合起来就是一个词,叫“机会”。甭管怎么样,创业者总是在找机会。当然在此,我想打个。

敢于公开的会员料